www.gzslxf.com > 威尼斯人网址52366

威尼斯人网址52366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威尼斯人网址52366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官方授权网站 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威尼斯人网址52366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威尼斯人网址52366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威尼斯人网址52366原标题:何君尧批“五大诉求”:喊着法治又要求法官释放罪犯,四川变脸都没你们快![环球网报道 记者 崔天也]“一边喊着法治,一边又要法官释放罪犯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在21日举行的“世界之困与中国之治”2020环球时报年会上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接受环球网记者专访时,对香港暴徒口口声声喊着的“五大诉求”用很长的一段话,逐条进行了批驳。“所谓‘五大诉求’,本身他们诉求就是没有内涵的,就是毫无意义的。”何君尧否认暴徒所谓“诉求”的正当性说,无论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到后边的其余几条诉求,都是无理取闹,没有意义。“首先说引起这场风波的修例一事。本来这个逃犯条例本身就不是‘送中’不‘送中’的问题,他们喊的‘反送中’的说法本身就是不对的。”何君尧解释说,“简单来说,修改逃犯条例本来就是由一起杀人案件引起,是因为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逃犯引渡条例,所以香港人在台湾杀人犯法后,台湾当局没法来找香港要人。”他表示,所谓“修例”,原本只是对条例的一种完善,但这件事现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,把“送中”无限放大。其中,美国人看到后认为这是攻击中国的一个“绝佳机会”,宣称这是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,于是以此大做文章,文宣闹得满城风雨,导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“修例”是什么的情况下,就开始跟着喊“把罪犯送到中国?不行我们不同意!”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。“虽然现在《逃犯条例》已经被撤回了,但我认为这种诉求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。”“所谓第二个诉求,就是6月时他们(极端示威者)冲击立法会。”何君尧说,“当时,他们犯了法,冲击警方,使用暴力等,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。这时,他们开始无理地要求放掉这些犯了法的人,那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是法官还是什么东西?!”何君尧还对记者称,这些暴徒一方面说着香港是个法治社会,法治很重要,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,“喊着要法治,转过来就要求放人,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四川变脸都没有你们快!”当谈到第三则“诉求”时,何君尧表示,当暴徒的暴力行为被定性为“暴乱”后,这些人提出“诉求”要求推翻这一定性,“你以为你是谁?!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,当着法官的面去辩论。现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决,这还是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,这与他们一直以来所谓的‘诉求’和‘立场’是相违背的。”至于第四条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”,对警方执法进行调查,何君尧则明确表达了对香港警方的支持。何君尧说,暴徒质疑港警“违法”,不当使用武力,对特区政府和警方有着强烈的针对性。“如果警方真的没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,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,这半年香港一定已经死了许多人。”他对记者说,“对比看看其他国家,英国伦敦,美国,近几天的印度,之前的法国‘黄背心’,他们那么短时间死了多少人,香港呢?”何君尧还称,如果真的说要调查这场风波,倒是应该寻根究底,查查到底有没有境外势力在干预。“如果没有,哪会有那所谓200万人上街游行?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”何君尧还对记者说,最后一条“诉求”则更为好笑,起初是喊着要特首下台,没喊两天马上又改成要推“双普选”,“由此看来,这所谓‘五大诉求’根本就是模棱两可,改来改去。毫无意义。”最后,何君尧对记者表示,所谓“光复香港时代革命”的口号,毫无疑问是一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,是一种“港独”的表述。他认为,这种“本土主义”思想无疑是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”一点,是违法的。相比之下,“五大诉求”似乎有些打擦边球,虽然没有明确违反基本法,但由“五大诉求”引出的这场风波已经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,这可能违背基本法中“维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”一点,所以也是不当,可能违背基本法的。
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gzslxf.com
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www.gzslxf.com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www.gzslxf.com@qq.com